2016,是值得铭记的去产能元年

------

中国冶金集群网 2016-08-24 14:34 评论(0 浏览(1685

    曾经十年走不出的钢铁怪圈

    “产能越去越多,产量越减越高。”这是近十年来我国钢铁行业最典型的写照。

    从2005年的3.5亿吨到2015年的8亿吨,十年间我国钢铁产量快速增长。在国家对钢铁行业的政策里,从“淘汰落后产能”到“去产能”再到“供给侧改革”,十年来政策名词的变化越来越多,然而意义却非常相近,那就是控制产能、压减产能。

    或许很多人想象不到,早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就曾对钢铁行业提出过“淘汰落后产能”的要求,当时“要求’十一五’期间,中国钢铁产能控制在4亿吨,淘汰1亿吨落后炼铁生产能力和5500万吨落后炼钢能力。”然而不到一年,钢铁产量就迅速突破4亿吨。此后,去产能就伴随着钢铁工业的发展,年年被提及,每年都有关于抑制钢铁行业产能的“红头文件”出台,然而钢铁产能却在不断扩张的大路上一去不复返。

    直到2015年。

    2015年,是中国钢铁行业的一个拐点。2015年全国粗钢产量8.04亿吨,同比下降2.3%,是自1981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钢材实际消费量6.64亿吨,同比下降5.4%,是1996年来首次下降。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拐点,与行业自身连年亏损是分不开的。2012年2015年,钢铁行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钢铁主业的利润率最低时候甚至不足百分之一。

   钢铁行业真正意义上的去产能元年

    2016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大方向制定,政策的重心从需求侧向供给侧倾斜。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就是去产能。意料之内,钢铁行业依然是“去产能”浪潮中的扛把子。根据规划,我国将在5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亿到1.5亿吨。其中今年钢铁去产能的任务是4500万吨。

    从年初至今,我国钢材出口陆续遭遇了多方制裁,我国钢铁去产能的问题甚至上升到影响国际贸易关系的重要地位,以至于商务部、甚至国家领导人在外多次针对我国钢铁行业去产能的问题做出说明,还首次成立了国际间的合作小组对钢铁产能进行督察。国内方面,从各省区纷纷发布具体的去产能目标,到中央一周数会的强调钢铁去产能问题,再到发改委的每月公示去产能进度。紧张的气氛似乎让我们窥得一丝与往年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钢铁行业真正意义上的去产能,开始了。

    据工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7月全国28个产钢地区和中央企业累计完成压减炼钢产能2126万吨,占全年任务量的47%。从1-6月份的1300万吨到1-7月份的2126万吨,去产能的动作明显加快。

    从发改委公布的进展情况来看,截止7月份,浙江等4个省份已经完成全年任务;河北、辽宁等8个省份工作进度在10%-35%之间;超过10个省份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尚未实质性启动。数字公布的几天后,湖南省宣布2016年钢铁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随后,做为国内钢铁霸主地位的宝钢宣布提前完成今年395万吨的去产能任务。

    而在刚刚结束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上,要求“全国各地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再备案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所有备案钢铁项目必须落实产能置换指标,并向社会公告。三年内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和产能核增项目,坚决防止产能边减边增。”

    可以看出,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过程中,“控制增量”和“清理存量”正在同时进行。

   去化过程中困难重重

    然而不能忽视的是,对于十年都没“去化”成功的钢铁行业而言,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的难度无疑是巨大的。

    首先就是利润的诱惑。钢铁行业能积聚成如今的庞大格局,黄金十年验证着曾经的高利润。然而在连续亏损4年后,2016年的上半年钢铁行业神奇的扭亏为盈了,钢价出现了久违的暴涨,直接导致了产量的再一次大爆发。发改委负责人徐绍史对此说,今年上半年钢铁消费下降2.7%,煤炭消费下降5.1%,并不具备价格持续回升的基础。然而利润的诱惑不可否认成为了今年去产能的拦路虎。

    在利润的诱惑下,多年的钢铁行业还衍生出另一个难题:清不净的地条钢,是多年“去产能”的隐患。就跟地沟油、黑作坊一样,地条钢的产品质量不合格但利润极高,利益链复杂,隐蔽性极强,数量庞大。据之前报道的数据,我国或存在越8000万吨的地条钢产能。7月央视就曾曝光了江苏新沂市违法生产地条钢的问题,对此江苏省8月初发布了关于严厉坚决取缔“地条钢建筑用材“生产销售的通知。但是很多地条钢企业非常隐蔽,有些甚至名称里没有钢铁两字,导致执法部门治理困难,但从过去的方法来看,稽查耗电量是揪出地条钢企业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如此次江苏省政府组织省发改委、公安厅、环保厅、工商局、质监局、安监局、电力公司等多部门和单位联合参与的专项督查组,对各市内生产销售地条钢生产销售情况进行拉网式排查,才有望行之有效的打击取缔地条钢。

    其次是之前钢铁行业的退出机制尚不完善。钢铁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进入门槛不高,但退出很难。昂贵的设备、人员安置、资金债务都是导致钢铁企业不敢也不能轻易“退出”的原因。这种现状正在逐步得以改善,今年以来国家8部委连续出台政策为供给侧改革“保驾护航”,对企业资金、人员流动等一系列问题做出了保障。另外,国家对于去产能有困难的企业提供更多的支持并拓宽出路。资金上,银监会表示对于支持去产能的钢铁煤炭企业可以支持续贷;债务问题上,债转股方案正在研究完善中,有传言称债务违约缠身的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体制改革方面,河南省确定安钢等8家国有企业作为混改试点等等。

    从过去十年的经验来看,中国的钢铁行业单纯依靠市场经济的杠杆来调节已经难以发挥作用。现如今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去产能,集聚强大的政策力度,结合所有执法部门,从中央到地方政府责任明细,层层负责到位,史上最严厉去产能给行业带来的一定是颠覆性的痛。的确,2016年可以说是钢铁行业真正意义上的去产能元年。元年,代表一个新的开始,值得所有人期待。

搜索

 
 
 
进入编辑状态